委員履職

委員風采/

當前位置:首頁 > 委員履職 > 委員風采

【委員風采】趙莉:“文物醫生”一當就是40年

千百年來的字畫能重現光彩展現在世人面前,其背后離不開文物修復專家的巧奪天工,在甘肅省博物館文物保護修復中心,有這么一位“文物醫生”,在40年的文物修復生涯中,每天與文物相伴,用一雙巧手,讓故紙復活,讓文化長存,讓歷史傳承。她就是省政協委員、甘肅省博物館研究員、文物保護修復中心副主任趙莉。趙莉委員說:“每件文物都是歷史的見證,不能再生,所以怠慢不得,我的任務就是將它們的生命延續下去……”

■ 賦予文物新生命

穿過車水馬龍的西津西路,進入甘肅省博物館,來自全國各地的游客正排著隊準備入館參觀,從展覽大樓旁的林蔭小道向南走去,周圍一下子安靜下來,一幢六層高的小樓出現在視線里,與外面喧鬧的世界形成強烈反差,這里就是省博物館文物保護修復中心。

從1979年進入故宮博物院學習紙質類文物修復,到1984年正式進入甘肅省博物館文物保護修復中心工作,40年來,趙莉委員一直在省博物館文物保護修復中心從事紙質脆弱文物的保護修復與字畫裝裱工作。“文物修復裝裱是一種美化書畫作品和搶救、保護古舊殘損的紙本或絹本字畫的特種技藝。”趙莉委員說,在保護修復過程中,要始終貫徹“保護為主、搶救第一”的方針,遵循“最小干預”“過程可逆”的原則,即“不改變文物原狀”的規定,真實保留原有文物的歷史信息。所謂“修舊如舊”就是不能任意施加自己創意的原則,這是一個極具專業性、復雜性的工作。

作為書畫“醫生”,趙莉委員每天和珍貴的書畫打交道,那些殘舊破損的書畫,在外人看來是不可能修復的,但經她巧手修復后,像變魔術般重新煥發生命力,珍貴書畫的“生命”得以延續。

“修復書畫,要先診斷‘病情’,才能作出具體修復方案。”趙莉委員告訴記者,紙質類文物常見的損壞情況有開裂、破洞、蟲蛀、脆化、發霉、表面污損等,不同情況需用不同的處理辦法。由于歷史久遠,紙質文物不可避免會出現老化的問題,所以一般情況下要先給它“洗澡”。“用合適的清洗溶劑進行‘洗澡’后,對紙質文物殘缺的地方,還需要修補。我們會選用與原來紙張紋理、材質相同的材料進行修補。之后,還需要進行全色、裝裱等一道道非常細致的工序。修復好一幅紙質文物,需要30多道工序,每一道都需要足夠的細心和耐心,時間少則半月,多則更久。”

在很多人看來,文物修復是個動手的過程,只要擁有高超的手藝便可完成。其實,文物修復并不是一門“手藝活兒”,專業知識與靈活的手指同樣重要。趙莉說,“對文物工作者而言,必須掌握綜合知識,文物修復知識的涵蓋面很廣,既包括書法、繪畫、化學、物理等,也包括藝術修養和技能,如美術史、繪畫技法和繪畫能力。只有不斷完善自己的知識體系,才能真正成為一名專業文物修復師。”

采訪間隙,趙莉深有感慨地對記者說:“文物修復是一項非常細致且耗時很長的工程,若不是真正熱愛,往往很難耐得住寂寞,并長期堅持下去。”

■ 赴印度修復毛主席真跡

長年的堅守和努力付出換來了專業技能的快速提升,更獲得了業內的認可。趙莉委員先后被授予文物修復優秀專家、“甘肅省三八紅旗手”、榮獲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第十屆“薪火相傳——文化遺產筑夢杰出個人”、首屆“絲綢之路文化遺產保護優秀工匠”等榮譽。2016年12月,受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委派,趙莉委員作為中國文物修復專家赴印度,修復毛澤東主席親筆為印度柯棣華大夫題寫的挽聯“印度友人柯棣華大夫遠道來華,援助抗日,在延安華北工作五年之久,醫治傷員,積勞病逝,全軍失一臂助,民族失一友人。柯棣華大夫的國際主義精神,是我們永遠不應該忘記的。”柯棣華大夫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著名醫生,國際主義戰士。1910年出生于印度孟買, 1938年隨同印度援華醫療隊到中國協助抗日,先后在延安和華北抗日根據地服務,任八路軍醫院外科主治醫生、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第一任院長。

在柯棣華大夫的家鄉索拉普爾市“柯棣華大夫紀念館”,趙莉委員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到毛澤東主席蒼勁有力的真跡,憑借豐富的經驗,她很快判斷該文物存在折痕、殘缺、破洞、斷裂、墨漬、污漬、紅霉、蛀洞等病害問題。

盡管有所準備,但當地簡陋的修復條件還是超出了趙莉委員的預想。沒有專業的修復工作室,她把入住的酒店房間作為修復工作室。沒有工作臺,就把酒店的兩張桌子拼在一起,搭了一塊木板當作簡易的修復畫案。語言不通,遇到問題時就通過手機翻譯與印方人員溝通。

如今已經過去了三年,趙莉委員還清晰地記著當時修復文物的重重困難。“修復首先要有墻面,挽聯清洗后要貼在墻面上,但賓館的墻貼著壁紙,沒法利用,只能貼在衛生間的玻璃上。怕挽聯紙張被風吹‘炸’,盡管天氣炎熱也不能開空調。陽光照射對挽聯紙張會造成損壞,我只能趁著陽光沒有照到屋里抓緊趕工,等陽光照進屋里,就將木板抬到床上修復。最終,歷經近一個月的緊張修復,終于按時零失誤地完成了任務,讓這幅挽聯重現光彩。”

中國駐孟買總領事館和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為此專門向甘肅省文化廳、甘肅省文物局和甘肅省博物館發來了感謝信。趙莉委員說:“這不是一次簡單的修復工作,是兩國文化的交流,是兩國友誼的體現,更是對柯棣華國際主義精神的緬懷。我非常榮幸能獲得這次機會,能修復毛主席的真跡是我一生的幸事。”

在省博物館,一幅巨幅影印版敦煌壁畫《天宮伎樂圖》吸引著眾多游客的目光。2008年,為了裝裱這幅面積達28㎡的《天宮伎樂圖》,趙莉委員只能以地為案,每天趴在地上工作,由于跪的時間久,膝蓋磨破都沒有察覺,經過三個多月的辛苦工作,最終圓滿地完成了裝裱工作。從業40年來,趙莉還為《八千年書法源流展》《甘肅歷史文物展》《紅軍長征百將墨跡展》《甘肅出土文物展》,明代絹本《青綠山水》、清代絹本《八駿圖》、清代紙本《山水花鳥》、清代紙本草書、清代徐世昌紙本行書、清代錦《藏醫圖》等眾多展覽的書畫作品進行修復裝裱,受到業內和同行高度贊譽。

■ 希望更多年輕人投身于文物修復事業

“這項工作在別人看來單調乏味,但我從入門開始就特別喜歡。”回憶起當初在故宮學習文物修復,趙莉委員說,站在老師傅的身后,仔細觀察老師傅的每一個步驟,哪怕不動手也受益匪淺,偶爾老師傅讓她親自操作一下,都會感到非常興奮和滿足。

如今,40年過去了,趙莉委員不忘初心,堅守自己的使命和信念。如她所說:“文物修復工作是一個遵循本心的過程,需要愛心、耐心、細心與責任心。”但是,也恰恰因為文物修復工作需要有很強的綜合素質,導致文物修復人才長期處于后繼乏人的情況,成為制約文博事業發展的短板。

據國家文物局調查顯示,全國文物系統3000多萬件館藏文物中,半數存在不同程度的破損。而我國真正從事文物修復工作的專技人員卻不足2000人,許多博物館里幾乎沒有專業文物修復人員。補齊文物修復人才缺口實為文物保護工作之急。

作為一名省政協委員,2018年全省“兩會”期間,趙莉委員就呼吁要加強對文物修復人才的培養。她說,文物修復是一個寂寞、艱辛的工作,它不僅需要具有多門學科的專業知識,更需要極大的耐心和毅力,同時還承擔著巨大的責任。目前,文物修復技藝傳承還主要依靠“師傅帶徒弟”的傳統方式,且必須經過長時間才能見成效。行業標準缺失,培養機制不健全,都使得文物修復工作面臨人才危機。趙莉委員建議,從國家與行業層面給予適當的資金和政策傾斜,鼓勵優秀年輕人才進入文保修復行業。高校與博物館合作辦學,聘請有經驗的修復師參與高校教學。鼓勵老師傅積極帶新人,鼓勵和培養年輕人熱愛歷史、熱愛文物的興趣,讓更多的年輕人投身這一職業,讓更多文物煥發出屬于時代的光彩。

來源:協商報

上篇:

下篇:

相關內容

    本網站訪問總人數:

    主辦: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甘肅省委員會辦公廳 技術支持:宏點網絡

    最佳分辨率1920×1080 IE8以上版本瀏覽

    隴ICP備06000885號

    77-77
    77-77
    海南环岛赛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