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商議政

議政建言/

當前位置:首頁 > 協商議政 > 議政建言

【委員有話說】高空拋物屢禁不止 “物”從天降該如何維權

高空拋物屢禁不止 “物”從天降該如何維權

——政協委員談高空拋物侵權責任認定

6月19日下午,在南京市鼓樓區東寶路時代天地廣場,一名放學回家的10歲女孩被樓上墜下的不明物砸中倒地,頭部血流如注。南京鼓樓警方介入調查后,于20日凌晨發布通報:女孩系被樓上8歲男童高空拋物砸中。

近年來,高空拋物致人死傷的悲劇屢見不鮮,民眾深受其害。但法律究竟如何處理高空拋物行為,許多人都是一知半解。高空拋物受害者該如何維權?高空拋物行為能否追究刑事責任?若高空拋物者是未成年人,該如何追究責任?如果找不到高空拋物者,小區物業或者整棟樓的住戶是否有責任?近日,本報記者就上述問題采訪了省政協委員、蘭州大學法學院教授劉斌斌,蘭州市政協委員、律師張鴻俊,請他們從法律的角度就這些問題進行分析解讀。

■ 小物件也會釀悲劇

有人把高空拋物稱作是“懸在城市上空的痛”,一般民眾可能僅僅知道高空拋物有危害,但卻不知道高空拋物的危害到底有多大。本報記者在查閱資料時看到,南京市消防支隊特勤一中隊曾做過一個試驗,拿蘋果、塑料花盆從高空扔下,結果發現,12米高時,地面鋼板被蘋果砸出凹痕。25米高時,扔下來的蘋果可以砸碎一層玻璃,而小小塑料花盆的威力,則能比肩56式步槍。

蘭州市第二十二中學物理老師馬維軍告訴記者,一個物體從高處落下,高度越高,落得速度就越快,所攜帶的能量和沖擊力也就越大。“從物理學的角度看,物體掉下來砸到人或者其他物體,其沖擊力是由三個因素決定的:墜落物體的質量、砸到物體時的速度和物體的堅硬程度。越堅硬的東西作用時間越短,破壞力和撞擊力就會越大。所以高空墜物的危險性不言而喻,特別是當高空拋物達到一定高度,即使是很輕的物體,也會造成不小的損害。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一顆雞蛋都可能成為致命殺手”。

顯而易見,嚴重的高空拋物,就像一個隱形殺手。

■受到傷害該如何維權?

那么,當不幸遭遇高空拋物人身受到傷害時,受害者該如何維權呢?劉斌斌委員告訴記者,相較于其他侵權行為,高空拋物造成他人損害的,侵權責任主體往往難以確定,如果傷者能夠確定侵權責任主體,則按照普通的民事侵權進行維權,傷者可要求高空拋物者賠償其因人身損害而產生的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造成殘疾的,賠償殘疾生活輔助具費和殘疾賠償金以及其他相應的財產損失。如果傷者無法確定特定侵權責任主體,可按照《侵權責任法》第87條,向建筑物使用人進行維權,由實際使用該建筑物的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按份承擔補償責任,該建筑物的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能夠證明自己不是加害人的,不用承擔補償責任。

張鴻俊委員表示,在發生高空墜物后,如有傷者,要立即送往醫院或撥打急救電話。現場人員或傷者要報警,確定墜物造成的危害情況。如造成財物損壞,要保護現場、拍照取證并通知相關人員。公安機關或物業公司應盡快確定墜落物來源。確定墜落物來源后,及時協調受損或受害人員與責任人協商處理。

■高空拋物行為可否入刑?

為避免繼續發生同樣的悲劇,有人提出,應當像治理酒駕一樣治理高空拋物行為,向醉駕入刑看齊。對于這一觀點,張鴻俊委員認為,高空拋物如造成人身傷亡和重大財物損失的嚴重后果以及高空拋物者存在主觀惡意,可能涉及到犯罪和追究刑事責任的問題。在能夠確定具體侵權人的情況下,其或涉嫌故意殺人罪、故意傷害罪,以及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劉斌斌委員認為,我國現行《刑法》對于高空拋物行為沒有專門進行規定。高空拋物行為雖然危害到了不特定主體的人身或財產安全,但該行為的危險性很難認定為與縱火、決水、爆炸以及投放危險物質等行為相當,對于單純的高空拋物行為,很難追究其刑事責任。但高空拋物者應該知道其高空拋物行為可能造成他人受傷或者死亡,如放任這些危害行為的發生,客觀上造成了他人人身財產損害,可按照實際危害后果追究高空拋物者相應的刑事責任。

■未成年人拋物應由監護人擔責

本報記者檢索相關報道發現,多起高空拋物致人死傷事件背后,都有“熊孩子”的身影。除了此次南京8歲男童高空拋物砸傷女童事件外,“12歲男孩天臺玩耍失手扔下磚頭,砸死一名女嬰”“11歲女童24樓扔下蘋果致一女嬰重度顱腦損傷”“3名六年級學生14樓扔石頭玩,一嬰兒被砸骨折”……類似案例比比皆是。“熊孩子”肇事高發,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對高空拋物可能導致的嚴重后果認識不足。

張鴻俊委員認為,未成年人拋物應由家長擔責。如果確定是未成年人實施高空拋物行為致人傷亡,依據《侵權責任法》第三十二條規定,無民事行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監護人承擔侵權責任。監護人盡到監護責任的,可以減輕其侵權責任。未成年人拋物致人損害由監護人承擔賠償責任。

劉斌斌委員告訴記者,如果高空拋物者是未成年人,對于其刑事責任,需要根據高空拋物者的實際年齡及該高空拋物行為造成的危害后果確定,如果該高空拋物者在高空拋物時未滿14周歲,無法追究其刑事責任;如果其進行高空拋物行為時已滿14周歲未滿16周歲,只有其高空拋物行為造成他人死亡或者重傷的,才能追究其相應的刑事責任;若該未成年人在進行高空拋物行為時,已滿16周歲,其高空拋物行為的危害結果造成刑事犯罪的,需要追究其相應的刑事責任。但對于未成年高空拋物者,在追究其刑事責任時,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例如南京8歲男孩拋物案中,因其年齡未達14周歲,其不承擔刑事責任,對于其民事責任,該未成年人不是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當由其監護人承擔侵權責任。

■若不能自證清白也需承擔民事責任

在南京8歲男孩拋物案中,警方已經查明女孩系被樓上8歲男孩拋物砸中,但在大量的高空拋物案中,尋找高空拋物肇事者往往十分困難。那么如果找不到肇事者,小區物業或者整棟樓的住戶是否該負責呢?

劉斌斌委員介紹,根據我國現行法律,高空拋物造成損害的,物業不承擔責任,但對于整棟樓的住戶,其責任需要進行區分。根據《侵權責任法》第87條的規定,找不到高空拋物者,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的,能夠證明自己不是侵權人的除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給予補償。如果實際使用該建筑的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也就是整棟樓的住戶中能夠證明損害發生時,其不在該建筑物之中,或者其所處建筑物位置無法實施該高空拋物行為等,則不用承擔責任。如果住戶無法證明或者不愿證明自己不是高空拋物者,則由這些住戶按份承擔不超過被害人實際損失50%的補償責任。

張鴻俊委員也表示,如果無法查明拋物者,則建筑物同側可能造成該項損失后果的住戶(能證明不能造成該項損失的除外)需要承擔賠償責任。“如果高空墜物屬于建筑物外立面的擱置物、懸掛物、構筑物,則有可能是年久失修,也涉及到物業管理企業的責任問題。”張鴻俊委員表示,依據最高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建筑物或者其他設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擱置物、懸掛物發生倒塌、脫落、墜落致人損害的侵權訴訟,由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對其無過錯承擔舉證責任。

高空墜物關乎公共安全,究竟應當如何從根源上解決高空拋物問題?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兩位法律專家都認為,最終需要依靠城鎮居民道德素質的提高,要有安全意識、風險意識,養成不亂扔東西的好習慣,高層住戶需小心謹慎,對可能造成的打擊要高度警惕。

張鴻俊委員說,可從五個方面避免高空拋(墜)物致人傷亡事件發生:物業公司負起責任,檢查建筑物外立面,并向所有業主普及法律知識;居委會等基層組織應對居民進行警示教育,告知高空拋物除了不文明,也可能觸犯法律;在生活小區容易發生高空墜物地段設立警示措施,提醒業主也提醒行人注意安全;多設置監控設施,減少舉證成本;對未成年人進行特殊教育,教育他們愛護環境、珍惜生命,提醒他們注意安全。

來源:協商報

上篇:

下篇:

相關內容

    本網站訪問總人數:

    主辦: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甘肅省委員會辦公廳 技術支持:宏點網絡

    最佳分辨率1920×1080 IE8以上版本瀏覽

    隴ICP備06000885號

    77-77
    77-77
    海南环岛赛开奖查询